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 演出动态

陈恭敏:序2——《凌霜傲雪岿然立——上海戏剧学院·民国校史考略》

陈恭敏
上海戏剧学院前院长
上海戏剧学院1948级校友
       顾振辉来访,有些意外,见到交谈后,才知他是丁罗男教授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在图书馆工作(莲花路校区)。据他说:他在写一部史稿:《凌霜傲雪岿然立——上海戏剧学院·民国校史考略》,他希望当年的校友用口述历史的形式,回忆当年的往事,我是48年就读于剧校研究班的学生。在校时间不长(全班同学除个别全都投奔了解放区)。但半年的学习经历,在我一生中是难忘的一幕。因此欣然应允,和他做了一次长谈。令我意外的是仅仅过了半个月,他竟然把一部近伍拾万字的书稿(征求意见稿)给我送来了!并希望我为这本书写序。我对他说:等我拜读后再说吧。当我读完三分之一的时候,特别是读完第三章《上海市立实验戏剧学校的“裁撤风波”》后,内心的激动,真是难以言表,觉得总不能无话可说,有话不说吧!以下就谈谈我细读全书后的几点感言吧。
一、            令我惊叹的第一感觉是:顾老师真是够勤奋的,看来他写此书是做足了功课的,在搜集原始资料上进行了深入的挖掘。事无巨细,和盘托出,以求还原历史的真相和全貌,这是修史的基本功。历史是消逝了的存在,要求得以史为鉴,总结经验教训,其结论只能来源于材料。材料就是确证,对史料的辩伪存真,用科学的眼光加以归纳、整理、分析、综合才能得出符合历史真相的结论。
通过进一步的了解:才知他写此书并非由上下达的任务,而是出于专业理想的追求。目前,他只能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从事这项艰巨繁杂的资料收集工作。
二、            从全书结构来看:作者显然秉承了“大历史观”的广阔视野。尽管历史的进程,千头万绪,盘根错节,但本书对于大的时代背景和中国戏剧、电影及人才的教育、培训等方方面面,都有所照应,厘清来龙去脉,娓娓道来,既有全景式的鸟瞰,又有细节的精雕细刻。
三、全书重点突出,展现了我校办学的基本特色和传统风格。
学校办得好不好,关键在师资,特别是艺术院校的特殊性:一对一教学方式,对个性、天赋的呵护与激发。实验剧校创建之初,顾、熊两位校长延聘的师资,绝对是当时国内最负盛名,专业最优秀的:如郭沫若、田汉、曹禺、洪深、胡风、李健吾、欧阳予倩……本书对此作了重点介绍:他们对文化艺术的远见卓识和富有个人魅力和色彩的授课内容和方式,试举二例,以窥全豹:《郭沫若论历史剧》(见本书附录“名家风采”部分):
写历史剧可用诗经的赋、比、兴来代表,准确的历史剧是赋的体裁,用古代的历史来反映今天的事实是比的体裁,并不完全根据事实,而是我们在对某一段历史的事迹或某一个历史的人物,感到可喜可爱而加以同情,便随兴之所至而写成的欢剧,就是兴。(我的《孔雀胆》与《屈原》二剧,就是在这个兴的条件下写成的)
这一论断,至今都是正确有效的,再举授课的情形,曹禺、李健吾、洪深授课的个人魅力与独特方式,读后都令人神往而感动不已。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遗产,作为办学传统应传之而永世而毋忘!
让我们永记熊佛西校长的办校理念:
培养人才的目标,我以为,首先应注重人格的陶铸,使得戏剧青年都有健全的人格,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爱民族、爱国家、辨是非,有志操的“人”,然后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值我校校庆七十周年之际,顾振辉老师这本书能及时出版,不啻是一份可贵的献礼。祝母校百尺竿头,更上层楼!!

关闭
关闭